我叫做明基,我自少就愛心攝影,拿著姊姊的傻瓜數碼相機,看到什麽有趣的都拍下來,今年生日,姊姊送了一部單鏡反光相機給我,當然喜出望外,全套專業的裝備,有多本雜志都曾經推介,除了價錢貴之外,一般門外看根本不可能有認知,姊姊竟然懂得選購,我高興得擁抱著她,還要送上香吻。  沒有課堂的時間,我都會拿著新相機,四處拍攝,不論街頭商品推銷展,只要有模特兒出現的地方,我都把握機會,拍攝人像專輯,我最喜歡拍攝人像,由其是身材好的女模特兒,她們騷手弄肢,美態盡顯,加上貼身的衣著,玲珑浮突,有些還半露騷胸,性感迷人。另外還可以結識到一班志同道合的拍友交流心得。  今日我和一班拍友合資請了一個模特兒到海灘拍攝泳裝相片,風和日麗的天空,雪白的海沙,古銅色肌膚,未開始已經興奮起來,今次是我第一次參加這類活動,因爲以一個學生來說,費用都不便宜。我帶齊裝備跟一班師兄前去。  我期待的終於來臨,一個古銅色肌膚配比基尼的模特兒出現眼前,我被嚇呆了!  師兄叫嚷:「明基!反光版已經裝好,可以開始,不要浪費時間,不拍都要付錢,快來!」  我才反應過來,跑上前爭取有利位置,盡量爭取最好的角度,要將姊姊最美的一面拍出來,模特兒竟然是我的姊姊,我沒想到姊姊的身材這麽好,胸前的木瓜形乳房真誘人,腰細美臀,再加上淡素的化妝,散發青春氣息,陽光海灘襯托下,突顯美態,姊姊非常專業,來一個俯身,兩個木瓜垂下來,露出深深的乳溝,令人噴血。  師兄叫嚷:「明基!正呀!你爲何停下來,這個POST勁爆。」我感到不好意思。有怪怪的感覺,但說不出是什麽?在師兄催促下,我便繼續拍攝,只能用性感來形容姊姊,我跟姊姊一起生活從來沒發覺她如此美豔。姊姊的體態實在太迷人了。  攝影完了,我跟一班師兄去聚會,拿出今日的戰利品,互相比拼,交流。氣氛相當熱烈,他們大談模特兒的身材,又出言汙辱,總之極爲淫穢,我跳起來大發脾氣。實在太過份。師兄即刻阻止我再脾氣,又代我向其他人道歉。  師兄叫嚷:「明基是第一次參加我們的活動,可能不習慣。各位給我面子。算吧!」我一聲不響轉身就離開。  回家之后,姊姊已經在家里. 姊姊說:「明基你回來喔!今早拍了的相片讓我看看,好嗎?」  心情不好的我沒有理會走入房間,把門關上。我隨即整理一下今日拍攝的相片……  門外姊姊叫喊:「明基!我可以入來嗎!」我開門讓她進來。  姊姊說:「明基!你不開心呀!何解呀!你不喜歡姊姊做業余模特兒呀!」  我答姊姊:「沒有呀!只是有點累!」  姊姊說:「一定是他們將我評頭品足,你就不開心。是嗎!」  我怕姊姊不開心,只是說:「沒有呀!他們大讚姊姊又漂亮,身材又好。」  姊姊說:「我知道他們一定有用語言汙辱我!」  我又說:「他們越講越過份。我受不了,所以發脾氣跑回家。」  姊姊說:「明基!口生在別人的臉,他想說就說。沒關系. 最重要是我的好弟弟如何想?」  我答姊姊:「我覺得姊姊好漂亮。是最好的模特兒。」  姊姊笑逐顔開說:「明基!讓我看看你拍的照片。」  我在電腦開啓相片,跟姐姐一起看我的作品。一張一張自動顯示,跟姊姊分享拍攝過程。突然姊姊叫停,要看這張照片。  姊姊說:「明基!你看姊姊走光,露出半點乳頭來。這張都是呀!」  我的臉已經發熱。姊姊仍指著走光的位置讓我看。我想把圖片刪除。但姊姊說不用了,沒關系留下來吧!  姊姊又說:「明基!姊姊好喜歡讓人拍照。下星期我們又去拍照。好嗎?」  當然好啦!請模特兒的費用都省了,不用我一次就花光我的零用錢。姊姊話還可以借來小汽車,所以我們相約到偏遠的郊野拍照。  秋高氣爽最適合拍攝,姊姊開動小汽車,載我到偏遠的郊野,做我的私人模特兒。下車后,姊姊帶我上山,走了30分锺,來到一條小溪流,這里環境幽雅,是一個拍攝的好地方,我開始替我的私人模特兒拍攝,姊姊擺出不同的姿態,小背心配超短褲,身材好穿什麽都好看。我繼續在不同角度拍攝,無論那個角度姊姊都是最美的。  突然姊姊停下來四處張望,姊姊竟然脫去小背心,又脫下短褲,只剩內衣,嚇得我目定口呆了。  姊姊叫嚷:「明基!我的私人攝影師呀!我要你拍攝我最性感的一面。要最漂亮呀!」  姊姊擺出各種性感的姿勢,雙手托著木瓜乳房,又展露荒淫的臉容,動作越來越誘人,俯身基本動作也不少,又搓胸咬手指,再來拉下胸罩帶交叉扼住乳房,姊姊再來一個單腳站立姿態,另一條腿踏在岩石上,她的丁字褲,露出一點點烏黑的陰毛,我已經噴血了,姊姊可能認爲我這個攝影師弟弟,沒有侵略性,所以非常放蕩,完全沒有保留。我專注拍攝,要捕捉姊姊最性感的一面。我已經拍攝過百張的照片了。  姊姊又四處張望,轉身把胸罩脫下,用雙手掩蓋乳頭面向我,做出俯身的姿勢,再來一個交叉手,一直掩護乳頭,我舉高蹲低,取得不同角度捕捉姊姊的美態。姊姊又轉身坐在大石上,姊姊的背面只有T字帶在屁股,她放開胸前的雙手,來個側身露出四份三球,我來一個連續快拍,她又徐徐脫下丁字褲,全裸的姊姊雖然只拍攝到她的背面,我已經興奮起來。  姊姊叫嚷:「明基!姊姊好累了!到此爲止好嗎!」  姊姊背著我把衣服穿回。我爭取最后機會再連續快拍。所謂趁青春留倩影,我樂意做姊姊的私人攝影師。  之后姊姊又約定下星期再來拍攝。因爲下星期有兩天假期,我們可以露營過夜。有更多時間拍攝。  很快又一星期了,姊姊又借來小汽車,載我到偏遠的海灘露營,拍照。遊泳。燒烤等……,今次姊姊帶了二個女朋友思思和玲珑一起去,我已經準備汽車充電器來應付相機需要,姊姊就準備食物和露營用品。經過幾小時的車程,來到一個水清沙幼的海灘,偏遠的好處就是零汙染。姊姊和我。思思急不及待就脫去外衣下水玩耍,我們早有準備已經穿了泳裝在里面,可是玲珑在找隨身衣包。  玲珑叫嚷:「呀!呀!……我忘記帶泳衣呀!激死人呀!」  姊姊和思思大叫:「海灘沒有其他人,不用穿啦!快來吧!這樣清徹的水,你不來暢泳就是你的損失。」  玲珑即刻把身上衣服脫光,赤裸裸跳入水里,遊到姊姊背后,扯開姊姊比基尼的乳罩,搶過來準備帶在自已的身上,可是姊姊不肯退讓,進行一場乳罩追逐戰,玲珑躲在我的背后,赤裸上身的姊姊在我面前,一雙大木瓜在眼前,不但胸形漂亮,乳暈小小的,粉紅粉紅,只可用極品來形容。  玲珑在我背后拉著我的泳褲,用我來做擋箭牌,我無所適從被她舞弄,一下子玲珑被潮湧推跌下來,我的泳褲被拉下來,在姊姊面前露出脹大的寶貝,我立即沈下水里去把褲穿回,姊姊繼續跟玲珑在沙灘追逐。  當我全神貫注追看蕩漾的乳房,思思突然從后偷襲,扯下我的泳褲,露出雪白的屁股,突然湧來一個潮浪,我失足墜入浪潮中思思借勢奪走我的泳褲,揮舞著我的泳褲逃之夭夭,我沈在水底不敢浮出水面。大叫還我泳褲,思思跑去找玲珑,玲珑已經成功帶了姊姊的乳罩,思思把我泳褲替玲珑穿上,她們三個指著我恥笑,我如何上岸呀!我大叫姊姊救我!她們更加哈哈大笑。我只好雙手作掩護跑去車子拿毛巾。她們已經抱著小腹笑不攏嘴在沙堆上滾動,看著狼狽的我……現在的女孩真是爛玩。  我大罵:「你們是不是女孩子。不知羞恥。」  思思笑著說:「明基明基,明明是「基」,你弟弟不是「基」嗎?我還當他是姊妹。」  我怒火中燒大罵:「你才是「基」。」  思思笑著說:「是呀!唔!……」思思抱著玲珑,又伸手搓揉姊姊的木瓜,還跟玲珑接吻給我看!  姊姊說:「不要玩啦!嚇壞了明基啦!」  姊姊裸露著上身走到我身旁。拍拍我的肩膀,示意我不要生氣。我突然有一種沖動,想撫摸姊姊的乳房,最后都沒有!  玲珑走過來,在我面前脫下泳褲,把泳褲還給我,我被玲珑的下體沒有毛吸引著,玲珑突然發難扯走我圍著下身的毛巾,我的寶貝又跑出來,我急急轉身用屁股向著她們,然后快快穿回泳褲。玲珑抱著思思,又跳又叫又大笑。對著她們真的沒有辦法。  天色開始變黑,分工合作,我建起兩個帳篷,女孩們起爐火,準備燒烤食物,我在搭建期間,不自覺偷看姊姊裸露的乳房,又偷看無穿褲的玲珑,奇怪似乎她們沒打算穿回衣服,那個思思,雖然乳房不夠姊姊豐滿,但也不少,圓圓潤潤,露出深深的乳溝,我在猜想思思的比基尼的泳褲內的下陰有沒有毛,一定沒有,她們是「基」,一個沒有,相信另一個都沒有。終於搭建完成,大的帳篷是女子歸房,小的帳篷是我用的。  有女果然豐富,我是說晚餐,她們已經燒好了許多,我坐享其成。  我問姊姊:「姊姊!全部都是啤酒,爲何沒有其他飲料。」  姊姊反問:「玲珑負責飲料,你去問玲珑啦!」  玲珑說:「喔!忘記了!明基是小朋友喔!」我開了一罐啤酒大喝幾口,要告訴玲珑知道我不是小朋友。  思思提議玩猜拳。輸了就要罰飲酒,論智慧論反應當然是我最高,長勝皇者的我,要罰好們又飲再飲,她們已經被我弄得醉昏昏了。  思思醉昏昏說:「又是我輸喔!!我不想再飲,罰我跳舞呀!」  思思起來大跳脫衣舞。這是我第一次看真人騷。我在猜她沒有陰毛!一脫之后竟然有毛!突然姊姊跨在我上面,迎面抱緊我。  醉昏昏姊姊笑瞇瞇說:「我要抱抱!我要睡覺!」  我被姊姊推倒,躺在沙灘上,她伏在我面,軟綿綿的乳房壓在的胸膛,我的心跳亂跑,寶貝豎起來。  思思和玲珑已經在接吻,又互相搓揉對方的乳房,又吮又吸乳頭。  我叫嚷:「姊姊!你是不是飲醉呀!」  思思歪歪倒倒走到我面前,思思醉昏昏說:「……喔!……你的姊姊!不是飲醉呀!……哈哈……是想做……呀愛呀!……我幫你呀!」  姊姊笑瞇瞇說:「是呀!……你猜中了……」  伏在我面的姊姊想做愛。思思脫了我和姊姊的泳褲,扼住我的寶貝,撩姊姊的小穴。又偷偷吮了幾口我的寶貝。  思思大力拍拍姊姊的屁股說:「是不是……要插入去呀!……你要遷就一下……快快……才入得到呀!」  姊姊起來,雙手按在的胸膛,我的寶貝就插入了姊姊的小穴。  姊姊開始擺動身體,呻吟起來:「啊……呀……呀!」  我伸手想推開姊姊,姊姊以爲我想撫摸她的乳房,她扼住我的雙手放近乳房。  我叫嚷:「姊姊!你快醒來吧!」  姊姊認真說:「明基!你要專心!才可以滿足到你的性伴。」  姊姊不似酒醉。她擺動我的雙手在搓揉乳房。又滑又彈手,姊姊既然不介意,我便主動搓揉姊姊的乳房,又用食指撩姊姊的乳頭。  姊姊繼續擺動身體,呻吟地叫:「啊……呀……好勁呀!」我覺得做愛都好容易。  姊姊說:「明基!起來!吮我的奶奶!」我便順姊姊的意願,又搓又吮,多美味的乳香,又大又肥美。  姊姊皺起眉頭狠狠地擺動身體,要把我的寶貝完全插入小穴內。  呻吟地叫:「啊……呀……明基……好勁呀!」  那邊思思和玲珑在互舔小穴,她們真是「基」的。  姊姊大叫幾聲:「啊!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就停下來了。又說:「明基!喔!我已經無力了,你來干吧!」  姊姊伏下來屁股向著我,示意我從后插入,我便走近,將寶貝試插。  姊姊叫嚷:「明基!下面才是!我不要肛交!」我即時臉紅耳熱。弄錯位置,因爲環境太暗了。  姊姊主動擺動身體,呻吟地叫:「啊……明基!做得對!……呀!……好勁呀!繼續!……」  我在姊姊鼓勵下,變得強悍,按著姊姊的小蠻腰,主動推插又推插,真有趣!做愛真有趣!  姊姊越來越叫得響亮:「啊……明基!……呀!……好勁呀繼續!……」從未如此興奮感覺直上大腦。姊姊越叫得激烈,我就越興奮。  姊姊轉身躺下來,兩腳分開,示意我從前面插入,我伏在姊姊上面,雙手支撐身體,姊姊扼著我的寶貝引領我插入,姊姊雙腳挂在我的屁股,我便猛力推插入去小穴。  姊姊又再呻吟地叫:「啊……明基!……呀!……做得好!……好勁呀!繼續!……」我第一次做愛,在姊姊引導下表現得不錯,原來做愛可以令女人滿足。  姊姊又皺起眉頭大叫:「啊!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 突然姊姊叫嚷:「不要內射呀!」我被嚇壞了停下來。  姊姊說:「不用怕!我感覺你的龜頭脹大,怕你會在我里面射精喔!」我的寶貝嚇倒了。  姊姊起來主動含著我的寶貝,這次輪到我皺起眉頭,原來皺起眉頭是好享受的表現,勁High呀!寶貝再次勃起來,姊姊繼續吸吮,由下而上舔,又由上而下舔,津津有味。勁High的感覺!我也叫喊起來,我感覺射出了精液,姊姊全部用口接了,之后她吐出來,我躺在沙灘上休息,看見思思和玲珑已經大睡不起,姊姊睡在我身旁,手扼著寶貝,跟我一起睡著了。  到了第二天,我們開始拍攝相片,經過昨晚的溝通交流之后,我們拍照時更加放縱,全裸寫真,帶淫欲味的寫真,一一拍在的鏡頭下。以下是我的其中一部份作品,請多多指教……